走出去和投资主体多元化成核电发展主要趋势

合并+政策助推核电“走出去” 

海外核电市场空间广阔,据国际原子能机构预测,到2030年全球的核电装机容量增加至少40%。未来10年,除中国外,全球约有60至70台100万千瓦级核电机组建设,海外核电市场空间将达1万亿元。 

核电与高铁同属中国装备“出海”的重点领域,最近3个月内国务院常务会议4次讨论“走出去”问题,最近的一次是1月28日李总理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明确提出,要加快中国装备“走出去”,还特别列举了核电和铁路等重点行业,强调要“为有需求的国家提供工程设计咨询、施工建设、装备供应、运营维护等全方位服务”。 

中国核电“走出去”的定位路线是三代核技术。作为我国三大核电巨头的中核、中广核、国家核电此前都宣称,自己拥有具有自主常识产权的、领先的三代核电技术,分别为中核的ACP1000、中广核的ACPR1000和国家核电的CAP1400。2014年8月由国家能源局牵头,将中广核ACPR1000和中国核工业集团ACP1000融合而成的华龙一号正式通过国家层面权威评审,随后分别落地福建福清的5、6号机组,以及广西防城港2期工程的3、4号机组,华龙一号由此成为国产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将走出去的第一张名片,2015年2月,中国与阿根廷签署了《关于在阿根廷合作建设压水堆核电站的协议》,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首次成功“出海”。然而国家核电的自主三代核电技术CAP1400由于技术方面原因尚待成熟和完善,一直迟迟未能开工。为此,2015年1月初,国家核电和中电投的合并事宜获得了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将共同打造走出去又一利器。 

目前中国拥有核电站运营资质的企业共有三家,分别为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中电投。中电投五大发电集团中唯一拥有运营“牌照”的一家,但手中的核电资源却略显薄弱,目前仅拥有控股项目山东海阳核电站,与中广核等比例出资建设红沿河核电项目、江西彭泽内陆核电站项目和湖南小墨山内陆核电项目均处于停滞状态。在技术层面,中电投也并没有诸如华龙一号等拳头产品,缺乏核电技术研发、建设、运营方面经验,长期以来只能以参股或等比例控股的形式,与中核或中广核合作开发核电项目。而国家核电与中核和中广核相比资历较浅,虽是三代核电技术AP1000的受让方以及引进消化吸取的主体,同时也是国产三代核电技术CAP1400的技术创新方,但因没有核电运营资质,缺失了分享核电利润最为丰厚的核电站运营环节,在核电盈利能力方面远不如传统巨头。 

国家核电和中电投的合并,业内认为其最大的意义在于国产三代核电的研发技术与核电牌照资质的融合。未来,国家核电更有望借助中电投的平台,将核电资产整体上市。厦门大学能源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目前国家核电的CAP1400由于技术方面还需要完善,因而迟迟未能落地,两者合并将有望加速技术成熟并落地开工。目前将首先保证浙江三门核电、山东海阳核电站早日建成,进而以CAP1400向南非等海外进发。届时,国产核电技术“走出去”将产生华龙一号和CAP1400两件利器。 

中电投目前已启动与国家核电的联合重组工作。有消息称,国资委委任了国家核电董事长王炳华和中电投总经理陆启洲共同担任联合重组小组的组长,主导合并事务的推进。据报道,按照此前的方案,中电投和国家核电可能暂时分别保留原有的企业体制不变,成立总企业,负责整合之后的协调实务;过渡期之后,将对相关业务进行深度重组,预计国家核电现任董事长王炳华出任新企业董事长的可能性最大。在合并流程上,将首先确定新集团领导班子,研究各单位上报的合并方案,再制定整体重组方案、更改集团名称,重组机构及资产,最终形成新的集团。两家企业合并之后,中国核电格局将形成三分天下的版图,新集团谋定出海抢占市场,预计将启动IPO。 

政策支撑将加速核电走出去步伐。据报道,为落实国务院精神,多个部委还将就中国装备走出去出台一系列扶持措施。其中,国家发改委正在牵头制定《关于加快装备走出去的引导意见》。工信部、商务部也将配合意见出台政策。政策涉及创新对外合作模式、拓宽外汇运用渠道、支撑企业在境内外发行股票或债券募集资金等多个方面。酝酿中的一系列政策将加速中国装备“走出去”的步伐。 

核电投资主体多元化,广泛引入社会资本 

中电投之外,其他发电集团也逐步加大核电领域布局。无论是沿海还是内陆核电项目,各方投资主体在未来都不断争取与核电企业的合作机会,其中央企在此轮投资中成为主力,尤其是五大电力集团。 

表:部分发电企业核电布局情况

华能集团

在核电领域开拓已久,集团成立了核电专家委员会,强化技术支撑力量。与中核集团组建海南核电企业,共同经营昌江核电项目;并与中核集团、清华大学共同出资组建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企业,负责具有自主常识产权的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的建设与管理;中国三代核电技术的代表工程,CAP1400示范工程也是由华能集团与国家核电合作开发。

中国华电集团

20143月与中核集团签署核电项目合作协议,共同推进核电发展。两家企业此前已共同出资成立福建福清核电有限企业,华电集团持股39%

大唐集团

与中广核集团联系紧密,参股福建宁德核电站一期工程,持股比例为44%。同时,大唐集团已展开核电人才储备,计划去法国进行核电技术培训。

国电集团

与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均有合作,已开展福建漳州核电项目筹建工作,并积极参与小型堆示范工程。

中国三峡集团

20148月与中核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约定以股权为纽带,推进传统核电项目、核电产业上下游合作以及核电新技术开发研究工作。信息显示,三峡集团和中核集团双方同意共同推进湖南桃花江核电项目,争取早日获得国家核准并开工建设。桃花江核电项目已经拿到“路条”,有望成为最先开工的内陆核电站。

神华集团

201410月,中核集团同意神华集团参股中核集团核电及新能源领域开发,同时从技术层面共同解决鄂尔多斯地区铀煤开采问题,并以互相参股形式合作开发。

资料来源:根据媒体报道整理

发改委鼓励民间资本参股投资核电项目但不能控股。目前我国运行核电机组21台,装机容量1902万千瓦,在建核电机组27台,装机容量2953万千瓦,在世界在建机组数量上排第一位。但核电装机占我国电力总装机的比重不到2%,远远低于全世界15%的平均水平。日前发布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明确,到2020年,我国核电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容量达3000万千瓦以上。从目前情况看,实现这一目标相当紧迫。与以往核电发展主要靠国有资本相比,我国将引入社会资本加快核电建设。一是在核电站建设中,向民间资本、社会资本开放,只要符合国家的核安全管理要求,都可以进来;二是在核电上下游相关产业,国家也会制定相应措施,促进产权多样化。 

目前,国家鼓励核电项目投资主体多元化,支撑民间资本参股投资核电项目。由于核电的特殊性,其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必须有承担核安全责任的能力,应当是国务院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履行出资人职责的企业,且在核安全学问、参股比例、建设及运行经验、人才队伍、资金保障等方面具备一定的条件。因此,民间资本还不能控股核电项目,但鼓励民间资本参股投资核电项目。同时,国家鼓励民间资本进入核电设备研制和核电服务领域。 

bv伟德国际评论: 

核电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在国内发展的一直较慢,2014年以来,核电借助资本市场发展的步伐加快,中广核成功在香港上市,中电投和国家核电合并未来将IPO,各大发电集团纷纷以股权形式投资参股核电项目,政策也鼓励民间资本参股核电;另外政府将核电与高铁等行业列为装备走出去的重点行业,并将制定政策推动核电装备走出去,且目前核电走出去项目已经在阿根廷首次实现。资本助推加战略“走出去”将推动核电行业加速发展。 

目前在电站建设领域的投资以国有发电企业为主,而民间资本则选择进入上下游相关产业,有较多进入核电研制领域,比如江苏神通生产核级碟阀和核级球阀等。另外,除核燃料加工及乏燃料处理等由国家指定的专业化企业从事外,其他核电服务,民间资本在依法取得相关企业资质和人员资格后均可参与投资。 

参考资料: 

http://industry.caijing.com.cn/20150204/3815237.shtml 

http://industry.caijing.com.cn/20150130/3811495.shtml 

http://industry.caijing.com.cn/20150206/3817182.shtml 

http://news.163.com/15/0224/09/AJ76EL6C00014AEE.html 

http://finance.ifeng.com/a/20150224/13512155_0.shtml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